[锅团]谁是沼泽人?

页面更新历史

日期 记录
7 Jan. 创建了本页面。
4 Feb. 更新了Part1。
8 Feb. 更新了Part2。

前言

本团基于六版规则+我流村规,自上个团引继的七版卡技能有改动。

人物卡

刑警-渡边让

展开查看
项目 内容
性别
年龄 22
职业 刑警
居住地 东京
出生地 琦玉

经历:

  • 生命は死せる街の下で
    以个人的身份参与调查并挫败了东京赤羽地方的狂信徒企图【以哈斯陶吕克的力量将人类全人类改造为不死的存在】的计划。
    战胜了修格斯。
展开属性
  • 基础属性
属性
STR 16
DEX 7
CON 10
APP 9
POW 13
SIZ 11
INT 13
EDU 13
  • 衍生属性
属性
IDEA 65
LUCK 65
KNOW 65
HP 11
MP 13
SAN 57/65
DB +1D4
展开技能
技能 成功率
克苏鲁神话 7%
法律 50%
生物学 71%
机械维修 70%
信誉 16%
劝说 22%
攀爬 50%
聆听 69%
侦查 70%
拳击 75%
躲闪 60%
手枪 75%
展开备注
  • 武器
武器 % 伤害 故障 射程 次数 装弹量 耐久
Beretta M9 75 1D10 98 15yd 2 15 8
.50 Desert Eagle 75 3D6+3 00 25yd 2 6 10
  • 随身物品
物品 数量
Desert Eagle弹匣 2(包括枪身内的)
Beretta M9弹匣 3(包括枪身内的)
手机 1
钱包 1

咖啡厅老板-川崎道格

展开查看
项目 内容
性别
年龄 22
职业 咖啡厅老板
居住地 东京
出生地 S市

经历:

  • とりゃんせ
    在S市建筑公司大小姐户成叶月被乌波‧萨斯拉掳走后,部分参与了对其的搜救工作。
    曾直接面对乌波‧萨斯拉的追杀,但最终成功与相关人士封印之。
展开属性
  • 基础属性
属性
STR 11
DEX 7
CON 12
APP 14
POW 14
SIZ 11
INT 11
EDU 13
  • 衍生属性
属性
IDEA 55
LUCK 70
KNOW 65
HP 12
MP 14
SAN 70/70
DB 0
展开技能
技能 成功率
克苏鲁神话 3%
医学 40%
机械维修 44%
电器维修 40%
快速交谈 42%
劝说 70%
侦查 55%
急救 50%
潜行 75%
动物驯养 82%
宠物狗-萨瓦拉
  • 基本信息
项目 内容
品种 金毛寻回犬
性别 雄性
年龄 3岁
  • 基础属性

属性 | 值 | 参考骰
STR | 11 | 3D6
DEX | 12 | 6D3
CON | 6 | 3D3
APP | 9 | 3D6
POW | 13 | 3D6
SIZ | 8 | 4D3
INT | 9 | 2D6
EDU | 13 | 3D6+3

*注:参考骰是KP稍微调查并考虑后决定的,可能与现实情况有差异。

  • 衍生属性
属性
IDEA 45
LUCK 65
KNOW 65
HP 7
MP 0
SAN 65/65
DB 0
  • 技能
技能 成功率
游泳 80%
聆听/嗅觉 90%
侦查 80%
躲闪 75%
撕咬 75
取物 75%

*注:撕咬:1D6+DB。

女忍-冰室爱瑠

展开查看
项目 内容
性别
年龄 19
职业 忍者
居住地
出生地 东京
展开属性
  • 基础属性
属性
STR 14
DEX 14
CON 7
APP 16
POW 12
SIZ 13
INT 12
EDU 13
  • 衍生属性
属性
IDEA 60
LUCK 60
KNOW 65
HP 12
MP 10
SAN 60/60
DB +1D4
展开技能
技能 成功率
快速交谈 58%
聆听 50%
侦查 65%
躲藏 60%
潜行 75%
跟踪 60%
投掷 75%
躲闪 75%
展开备注
  • 人物简介

作为不忍流忍者后人从小被安排在东京都上野的不忍流道场做忍者的修行,在忍者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今天以流派代代传下来的技巧来进行着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行动自力更生。在社会中的正常学校学习基础知识到中学毕业后就专心在道场修行忍术,并在18岁时完成了全部的忍者教育获得免许皆传(出师)。忍者会以自己拥有的一切作为武器与工具,包括自己的外貌。

  • 武器
武器 % 伤害 故障 射程 次数 装弹量 耐久
Browning M1906 20 1D6 00 3yd 2 6 5
苦无 50
75
1D4+DB
1D4+0.5DB
不适用 近身
6yr
1
2
不适用 9

*注:苦无数据第一行为作匕首使用,第二行为投掷用。

  • 随身物品
物品 数量
苦无 6
Browning M1906 2(包括枪身内的)
夜行衣 一套

本桌特殊规则补充

关于狗

因PL要求,本团有狗探索者(以下简称“狗”)的加入。

狗的行为由KP代理,为避免“所有的事情都拜托给狗了”这种情况的发生,由KP判断狗何时可以参与调查。

所有人与狗之间简单的沟通(条件反射等)一般默认成功,更加复杂或者紧急状态下的交流由KP判断是否应该进行相应检定或者无法进行。

  • 关于狗的疯狂

在本桌,狗将遵循人类探索者的疯狂规则,但疯狂表现将以以下表格为准。

  • 临时疯狂表
出目 症状
1 惊慌失措,逃跑。
2 呆若木鸡,站定不动。
3 无差别的攻击性行为。
4 想好了再说。

Logs

闲话

KP:本人
PL:

着色色值 用例
#e89a78 KP发言
#43bfbd 冰室爱瑠发言
#ff4f4f 渡边让发言
#5f53e0 川崎道格发言
#8c4ae2 动作以及掷骰结果

正文

展开查看

Part 1

冬日,小雪,青灰色的狗与疯掉的警察。

Spoiler

<[菜KP]阿锅> 窗外下起了小雪,屋里开起了暖气,马上又是不讨喜的冬季了。自从那次以来都没什么足够大的事能够惊动刑警们。办公室里暖和的空气把人们麻痹得不想动弹。但是对于渡边刑警来说,能够继续这样懒洋洋划水的时间看来已经结束了。
<[菜KP]阿锅> “渡边刑警,有,呃,有位小朋友找你。”一位同事来到渡边身边向他传话。
* 渡边让 闻言,谢过同事,起身走向办公室门口。
<[菜KP]阿锅> 从门上的玻璃看出去,在警署的接待处那里站着一位娇小的少女,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渡边让> “就是那孩子了吧。”
* 渡边让 快步走向少女,露出常用的爽朗笑容。
<渡边让> “你好,我就是渡边让。找我有什么事吗?”
* 渡边让 出于职业习惯,渡边快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姑娘
<[菜KP]阿锅> 少女留着一头美丽的乌黑长发,身材也生得匀称得体。就算只提相貌,也是万里挑一的类型,想必长大了以后必定能成倾城的美人吧。只不过唯一有些奇怪的是少女的装束,一般不会有人在下着雪的天气还穿着白色连衣裙和凉鞋吧,从少女通红的手肘和膝盖看来她应该冻得不轻。
<[菜KP]阿锅> 少女听到声音,转向了声音的方向。对着手里拽着的相片确定了渡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后,少女开口了。
<少女> “那个,请问,您就是渡边先生对吧……请帮帮我…找找爸爸吧…”
<[菜KP]阿锅> 少女仰着头,直视着渡边的双目,就这样等待着渡边的回应。而被少女盯着的渡边也看出了她眼神中可见的焦急之色。
<渡边让> “人口失踪?这个不归刑事科管啊……在这之前你报过警了吗?”话虽如此,渡边还是拿出怀里的记事本,示意少女去一旁的会客室。
<[菜KP]阿锅> 少女稍微点了点头,跟在渡边身后来到会客室。坐下之后,少女回答渡边的问题道。
<少女> “……还没有,报警过。但是渡边先生应该是认识爸爸的吧…!因为……”
<[菜KP]阿锅>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拽得皱巴巴的相片递到渡边面前。
* 渡边让 进入会客室后打开暖气,接过相片。
<[菜KP]阿锅> 相片上有两个人,渡边认出其中一个是学生时代的自己,而另一个人,则是自己曾经的生物课教授,名为月见里柊。
<[菜KP]阿锅> 渡边回忆起关于教授的事:教授一年前因为车祸,双腿落下疾患行走困难,而且一只眼睛也几乎失去视力,便从学校辞职了。
<[菜KP]阿锅> 教授的妻子则因为多年前在产下其女儿天音之后的医疗事故不幸去世。
<渡边让> “月见教授?”
* 渡边让 递给少女一杯热水后,坐下摊开笔记本
<少女> “对…!”
<[菜KP]阿锅> 见渡边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少女显得稍微有些安心了。
<渡边让> “那么,月见里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教授失踪的?”
<少女> “嗯…一周前,我回到家的时候就不知道爸爸去哪里了……”
<少女> “之后在家里找遍了也没能找到…”
<渡边让> “手机也没能联系上吗?”
<少女> “手机…也没能联系上啊。不过一般来说爸爸不会出门的,因为腿脚不方便。”
<渡边让> (这孩子目前也没什么有效信息啊…)
<少女> “…那个,渡边先生能不能也来家里看看,帮忙找找爸爸。他那样子肯定没法出门的,所以一定在家里……”
<[菜KP]阿锅> 少女说到后半句,比起像是有条理的推理,更像是一厢情愿的相信罢了。
<渡边让> 这么想着,渡边顺势问出口:“那么月见里小姐第一反应为什么不是报警而是直接找作为学生的我呢?”
<少女> “…嗯,因为渡边先生和爸爸一起照过相片…?”少女给出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回答。“应该对爸爸的事情很熟悉吧…还是说,其实不是…?”
<[菜KP]阿锅> 少女说到最后看起来有些灰心,原本坐得笔直的身体就这样脱力般地靠到了沙发背上。
<渡边让> “……”
* 渡边让 合上记事本,认命地站起身来。
<渡边让> “我跟你去看看吧。”
<渡边让> 渡边到办公室跟同事打了声招呼:“熊吉!我这边有点事要调查,能借用一下你的车吗?”
<[菜KP]阿锅> 熊吉听到渡边的请求,果断的把车钥匙给扔了过来。“前辈路上小心!”
* 渡边让 接过钥匙,把挂在办公室的备用大衣递给月见里。
<渡边让> “刚洗过的。不介意的话。”
<[菜KP]阿锅> 少女接过大衣,愣了一下,然后把大衣给披上了。
<渡边让> “谢了!下次宵夜我请!”渡边大声道。
<[菜KP]阿锅> 办公室里爆发出一声欢呼。
<[菜KP]阿锅> 在少女的导航下,渡边花了近乎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教授的房子前。眼前这座欧式建筑的门牌上写着“月见里”,乍一看十分气派,虽然位于城郊,但想必也要有一定的资产才能住得起这么豪华的房子。虽然这么说,里面看起来却不像有人在住的样子,一楼的窗台上甚至已经布满了爬山虎,大概再过个一年半载的话还能成为当地鬼屋传说的发源地也说不定。附近几乎没什么人在路上,可能也是因为这铺满地面的银色地毯冻得人不敢出门吧。这条街上唯一还有点生活气息的就只有街对面的一家咖啡厅了。
* 渡边让 多少被震撼了一下。
* 渡边让 下车时看了一眼对面的咖啡厅。
<[菜KP]阿锅> 斜对面的咖啡厅看起来冷冷清清,只有一两位客人坐在里面看着报纸,甚至还有咖啡店的员工在趁着没什么客人做着清洁。
<渡边让> 渡边跟着月见里进了意料外的豪宅。
<[菜KP]阿锅> 渡边→聆听[69]检定

* 渡边让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91=91(失败)

<[菜KP]阿锅> 房子很大。不仅从外面看起来很大,里面也很大,内部装潢也是意料外的豪华。浓厚的欧式建筑气息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渗出来。只不过现在这一栋豪宅里多少已经落上了一层灰尘。玄关处所有的鞋子都摆的整整齐齐,只不过也都落上了一层灰,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被使用过了的样子。
* 渡边让 渡边四处打量着。
<[菜KP]阿锅> 渡边→侦察[70]检定

* 渡边让 进行侦查判定: 1d100=63=63

<[菜KP]阿锅> 从玄关往里看去,客厅看起来也是没有被人使用过的痕迹。客厅另一头有一条宽敞的走廊,大概是通向厨房之类的地方吧。
<[菜KP]阿锅> 客厅的走廊旁是上楼的楼梯,不过楼上的情况就没法从这里直接看到了。
<渡边让> “你这一周都不在家吗?”
<渡边让> “这么大的房子,我还以为教授会叫家政打理。”
<少女> “不是的…最近两天我在外面找爸爸。不过前面几天一直都在家。”
<渡边让> “所以为什么宁可自己找,也不去寻求警方的帮助呢?失踪超过48小时就已经可以立案了,报警怎么想都更可靠吧。”
<渡边让>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点不明白。”
<[菜KP]阿锅> 渡边→人类学[1]/心理学[5](暗骰)

* 渡边让 进行人类学判定: 1d100=64=64

<[菜KP]阿锅> 少女听到渡边犀利的发问支支吾吾好一会儿说不上话,最后用蚊子一般大小的声音说出来一句“我不知道……”。这一连串的事情给渡边的感觉大概只会使得渡边觉得眼前的少女莫名其妙吧。
* 渡边让 叹了口气。
<渡边让> “别紧张。”渡边放轻声音,拿了几枚糖果递给月见里。“那么教授平时常待的房间在哪里呢?能带我过去看看吗?”
<[菜KP]阿锅> 少女接过糖果,就这样拽在手上带着渡边往楼上走。“爸爸的话,一般会呆在卧室和书房吧…”
<[菜KP]阿锅> 走上楼梯,二楼是一条和楼梯垂直的走廊。向左是卧室,向右则是书房的方向。
<少女> “渡边先生要先去哪边看看呢?”
<渡边让> “那么就……”
* 渡边让 径直走向书房。
<[菜KP]阿锅> “啊…抱歉,忘记给渡边先生泡茶了……稍等一下,我很快就上来!”少女突然想起什么,冒冒失失的跑下了楼。“马上就好!”好像不放心似的,少女在楼下泡茶的时候还补了一句。
<渡边让> “啊!不用……”渡边看着她一路跑远,“……麻烦了。”
* 渡边让 推开书房门,观察着房间。
<[菜KP]阿锅> 渡边→侦察[70]检定

* 渡边让 进行侦查判定: 1d100=24=24

<[菜KP]阿锅> 推开书房的门,渡边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适感。并不是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而是房间内的装潢引起了渡边一阵强烈的眩晕——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的“角度”。比起这怪异的装潢更令渡边惊诧的是,月见里教授就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什么书。
<[菜KP]阿锅> 见到渡边来了,教授合上书本。“这不是渡边君吗!你怎么突然来了,可真是帮了大忙了!”教授露出会心的笑容朝渡边搭话到。
<渡边让> “月见里……教授?”渡边下意识转头看向楼梯方向。
<渡边让> “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月见里柊> “我啊,一直都在这个房子里啊?”
* 渡边让 抬表看了眼时间。
<[菜KP]阿锅>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
<月见里柊> “倒是渡边君,你怎么突然有时间来找我这个老头子了?来叙旧吗啊哈哈。”
<月见里柊> “来来来,别在那傻站着了,进来坐。”
<[菜KP]阿锅> 教授指了指书房的沙发。
<渡边让> “教授抱歉,失陪一下!”
* 渡边让 带着被愚弄的些许怒意,冲下楼梯。
<[菜KP]阿锅> 在渡边快要冲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感觉手背传来灼烧般的刺痛感。
<[菜KP]阿锅> “抱歉啊渡边君,我现在有些麻烦事,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接手一下呢?本来想让你坐下和你谈谈的,不过看你这么急着要走,果然还是只能先强推给你了,虽然很抱歉。”书房方向传来了教授的声音。
<渡边让> “嘶——”渡边下意识看向手背。
<[菜KP]阿锅> 渡边→克苏鲁神话[7]检定

* 渡边让 进行克苏鲁神话判定: 1d100=97=97

<[菜KP]阿锅> 被突如其来一连串事件冲昏了头脑的渡边根本不知道右手背上那刻着的到底是什么鬼画符,但是总归是有不妙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 渡边让 仔细听了听楼下的声音。
<[菜KP]阿锅> 渡边→聆听[69]检定

* 渡边让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1=1

<[菜KP]阿锅> 楼下厨房里的少女似乎还在自顾自地哼着小曲泡着茶。
<渡边让> “是教授您让天音小姐把我哄骗过来的吗?”渡边强撑着笑容,稳住声音,转身看向书房。
<月见里柊> “……天音?”
<[菜KP]阿锅> 虽然隔得很远,但是渡边还是能感受到教授的语调变得更加低沉了。
<月见里柊> “你又知道些什么呢?不过确实啊,把“狗”打发走了之后我也该去把天音给带回来了。”
<月见里柊> “那么,就由渡边君先帮我照顾一下那只狗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抱歉。”
<[菜KP]阿锅> 月见里教授猛地站起身来,看上去是打算离开。但是大概是由于腿脚不便,还没站稳身子便倒了下去。挥舞着拐杖倒下的教授打碎了玻璃,就这样直直的从窗户翻落了下去。
<渡边让> “月见里教授!”
* 渡边让 渡边下意识扑向窗边。
<[菜KP]阿锅> 冲刺到窗边朝下看去的渡边并没有发现教授的身影,只留下一堆玻璃渣孤零零的躺在雪地里。
<渡边让> “看来又是麻烦事啊……”渡边看着手背的符号,环顾四周,不由苦笑。
<渡边让> “不过狗……?”
<[菜KP]阿锅> 苦笑着的渡边发现了窗边正在发生的奇异事件——从那打碎的玻璃的角上正在不断喷出青灰色的烟雾。其既没有上浮,也没有下沉,就这样不遵从任何物理定律般的就在空间中扩散开来,在书房中打开了一个有着令人厌恶颜色的裂缝。
<[菜KP]阿锅> 从那裂缝中首先出现的,是大概某种难以名状的生物的头颅吧,其上覆满了青绿色的黏液,而那个像嘴巴一般的裂缝处的黏液则已经丰盈到了会滴落的程度。光是看到这黏液就知道这是绝对不可以触碰的东西。
<[菜KP]阿锅> 渐渐地,那个生物的身体,爪子,后腿都从裂隙中探了出来。这大概就是教授所说的“狗”了,虽然看起来完全和那种可爱的动物搭不上边,但是确实有着像是狗的形态。相反,这生物只令人心生恐惧,厌恶,其想要杀死眼前的渡边的恶意充斥在了这半开放着的书房的每一个角落。
<[菜KP]阿锅> 故,渡边→SanCheck[57]

* 渡边让 进行SanCheck判定: 1d100=93=93

<[菜KP]阿锅> 渡边→San减值:-1D20

* 渡边让 进行San减值判定: 1d20=18=18

<[菜KP]阿锅> 渡边→灵感[65]

* 渡边让 进行灵感判定: 1d100=5=5

<[菜KP]阿锅> 渡边在见到这充满了恶意的生物后,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原本美好的冬日下午急转直下再次变成了和这些怪奇生物打交道的下午,跌落下楼却又不见踪影的教授,莫名其妙的少女……到底这又是在唱哪出呢?作为那只“狗”出现的源头的玻璃碎片现在看来也是那么的令人恐惧,那大概就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元凶吧,渡边这么想着。
<[菜KP]阿锅> 渡边→不定期疯狂:尖锐物体恐惧症
<[菜KP]阿锅> ——战斗轮——
<[菜KP]阿锅> 敏捷排序:“狗”:11→渡边:7
<[菜KP]阿锅> ——“狗”
<[菜KP]阿锅> 那只看起来像是狗的生物丝毫没有犹豫,缝隙般的嘴巴突然长大,伸出青蓝色的舌头朝渡边袭来。

* [菜KP]阿锅 进行舌头攻击判定: 1d100=57=57

* 渡边让 现在大概只有毫无理智的吼叫才能表达情绪,然而极度的恐惧却又扼住了渡边的喉咙,自以为的怒吼变作了泄出唇边的呜咽。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只剩下身体本能作出的躲闪动作。

* 渡边让 进行躲闪判定: 1d100=61=61

<[菜KP]阿锅> 渡边→幸运[65]

* 渡边让 进行幸运判定: 1d100=62=62

<[菜KP]阿锅> 即使这翻滚的动作因为恐惧而变得生硬,但似乎渡边那股强烈的求生欲望还是救了渡边一命。“狗”那青色的,沾满黏液的舌头划过空气和渡边的头发尖,只留下嘶嘶的声音。
<[菜KP]阿锅> 渡边→侦察[70]/灵感[65]

* 渡边让 进行侦查判定: 1d100=6=6

<[菜KP]阿锅> 即使被恐惧占据了身体,作为警察的渡边仍然敏锐地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只“狗”的能力并没有完全的被解放出来。细看那骇人的头颅会发现其仍不完整,“狗”的身体也若影若现,大概是被什么东西给封印了力量吧。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只“狗”仍然险些击中自己,渡边在恐惧之余又多了些后怕。
<[菜KP]阿锅> 攻击落空之后,“狗”的动作似乎显得稍稍有些吃力,便渐渐缩回那一团青色的烟雾中,就这样再次消失在了房间里,只剩一地的玻璃残片和瘫坐在地上的渡边。
<[菜KP]阿锅> ——战斗轮终了——
* 渡边让 比起突然出现又瞬间离开的“恶犬”,更令渡边感到恐惧的是身边的玻璃碎片。脸色惨白的渡边踉跄着跑下楼梯。
<[菜KP]阿锅> 渡边在楼梯处碰上了端茶上来的少女。看到渡边的脸色,少女赶忙发问到。
<少女> “发生什么了!?渡边先生??我听到上面有玻璃碎掉的声音…”
* 渡边让 听到相关字眼在脑海里浮现出碎片画面,忍不住浑身一抖。
<[菜KP]阿锅> 看到渡边如此反应,少女便扶着面带着些许狂气的渡边下楼,让其就这样瘫坐在了沙发上。

Part 2

两位少女。

Spoiler

<[菜KP]阿锅> 时间回到渡边刚出警署那会,刚忙完手头任务的冰室又收到了上头来的新任务。这次的任务是要保护一名叫做渡边让的刑警执行其任务。任务说明很简洁,仅仅告知了其身份相片以及其大概所在位置。虽然这次的任务目标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毕竟保护的目标只是一位普通的刑警,但是冰室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余地。
<氷室爱瑠> “这什么委托……要不要确认一下……”
* 氷室爱瑠 跟道场确认了一下任务的真实性
<[菜KP]阿锅> 道场方发来了肯定的回复,并且补充说道这是道场的贵宾发出的委托。
<氷室爱瑠> “看来是真的了。”
<[菜KP]阿锅> 委托信息里面有目标现在大致方位,是在S市的郊区某处。
* 氷室爱瑠 来到了目的地。
<[菜KP]阿锅> 冰室才刚来到这安静到能听到踩实地上的雪发出的声音的街上还没多久,面前的建筑物便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巨响——那是玻璃被打碎的声音。这打破了街上的宁静声音,大概周围邻里都能多少听到吧。
* 氷室爱瑠 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
<[菜KP]阿锅> 那声音来自面前这栋建筑的二楼,位于建筑的侧面。冰室将目光投过去的同时看到了似乎有人影从二楼落下。
* 氷室爱瑠 追上去。

<[菜KP]阿锅> ——视点切换——
<[菜KP]阿锅> 川崎最近收到了曾经住在S市老客户——宫本先生的委托,家里的爱犬似乎得了什么疑难杂症,便请求技艺高超的川崎来帮忙看看。川崎最终还是难抵宫本的热情和高额的出价,决定回到这个曾与不洁之物有染的地方。治疗结束后,宫本邀请川崎到附近咖啡厅喝咖啡以表谢意,顺便叨起了家常。
<川崎道格> “宫本老爷放心吧,爱犬没有太大问题,只要按时吃药就会慢慢恢复的。”
<宫本> “那就好那就好,果然找川崎先生这个决定没有错。”
* 川崎道格 迅速扫了一下咖啡馆的菜单打算取取经,不过咖啡相当一般,所以只是继续堆笑向顾客解释病情的由来。
<川崎道格> “您客气了,每一只狗狗都应该得到关爱,他们是最好的伙伴。尤其是您这样有爱心的老爷……这个地段很清静呀?等它恢复一些可以多带出来玩耍,心情对狗的健康也很重要。“
<宫本> “川崎先生说得不错,以后看来比起让仆人带他出来散步,还是得我自己亲自来比较好啊,啊哈哈。”
<[菜KP]阿锅> 川崎→侦查
* 川崎道格 进行侦查判定: 1d100=94=94
<[菜KP]阿锅> 川崎就这样在咖啡厅里坐着和客户谈天说地了好一会儿——直到咖啡厅外传来了刺耳的玻璃碎裂声。
<川崎道格> “哎哟……老爷您听到了吗?这是什么东西……”
<[菜KP]阿锅> “这……”坐在川崎对面的客户朝咖啡厅的落地窗外看去。
* 川崎道格 川崎放下咖啡杯,随着宫本的视线一同望出去,看到了声音传来的洋房。
<[菜KP]阿锅> 因为正好咖啡厅就在那栋房子斜对面,川崎看到了那房子二楼侧面被打碎的玻璃,同时也看到了那从二楼跌落的人影。
<川崎道格> “这是哪家人家呀……?”
<[菜KP]阿锅> 川崎→灵感[55]

* 川崎道格 进行灵感判定: 1d100=5=5

<[菜KP]阿锅> 川崎想起刚才路过那栋房子时,门牌上写着的姓氏是“月见里”。
<川崎道格> “我刚才看到好像这户的老爷姓月见里。哎哟……!有人摔下来了!”
* 川崎道格 川崎有些担心地站了起来望向窗外,生怕这附近出什么乱子影响客户下次约诊。
<[菜KP]阿锅> “?!”宫本似乎正好错过了刚才那一幕,又猛地把头转了过去。
<川崎道格> “我看着像个人影,不会是小孩子打闹吧……?这二楼还挺高的……”
<[菜KP]阿锅> “这…要不报警吧?”宫本有些慌张。
* 川崎道格 点点头,“宫本老爷,您来吧,您是这附近的居民,又有身份,警察肯定重视您说的事。”
<川崎道格> “不知道他们家是什么情况啊……这么大的洋房,这摔下去可不轻……”
* 川崎道格 小声地说道,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菜KP]阿锅> 当川崎和宫本在咖啡厅里讨论要不要报警的时候,一位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少女提着装着蔬菜的塑料袋焦急地跑到门口,拿出钥匙在尝试打开庭院的门。
<川崎道格> “哎哟,宫本老爷您看,这有个高中生回来了,是月见里家里的家人吧?我们要不去问问她有什么能帮忙的。”
<[菜KP]阿锅> “月见里……?原来那家里还住着人吗…?”宫本听到川崎说出这个姓氏,自说自话般的念叨着。
<川崎道格> “诶……?”
* 川崎道格 听到宫本的说法,有些吃惊。
<川崎道格> “我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门口的牌子是这么写的,兴许换了人也说不准。宫本老爷认识月见里家?”
<宫本> “唉,那家人说来也是有些惨。那家主人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后来主人也出了车祸,听说是主人和女儿都重伤入院了…不过那也是一年多前的事了,现在兴许恢复了也说不定…”
<宫本> “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了,毕竟都是从仆人那边听到的传闻,我和月见里家也没什么联系。”
<川崎道格> “……天啊,这也太不幸了。”
* 川崎道格 同情地叹了口气。
<[菜KP]阿锅> 川崎和宫本说话的这一小会,少女已经打开了庭院的门,走了进去。
<川崎道格> “那这位小姑娘是谁啊?……我看她有月见里庭院的钥匙,开门进去了呢。刚才还有人从二楼跌下去了。”
<川崎道格> “不会是月见里小姐吧……这么不幸,要不,宫本老爷您报个警,我上前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宫本> “啊…我刚才没太看清楚,不过您这么说的话估计是月见里家的小姐吧。”
<宫本> “好,那我先去报警,川崎先生也真是热心啊。”
<[菜KP]阿锅> 这么说着,宫本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川崎道格> “在外头生活不易,能帮忙的帮一把。”
* 川崎道格 从咖啡馆走出去,站在少女刚刚进入的庭院门口打量情况。

<[菜KP]阿锅> ——视点转换——
<[菜KP]阿锅> 当冰室追到那个房间正下方时,那里已经只剩下玻璃碎片了。
<氷室爱瑠> “兔子吗……”
* 氷室爱瑠 决定优先看看屋里的状况。
* 氷室爱瑠 尝试翻进二楼破开的窗户。
<[菜KP]阿锅> 这时,一位少女打开了庭院的门,提着塑料袋一路小跑来到了正门前并打算开门进入房子。
* 氷室爱瑠 决定先确认一下门口少女的样子。
<[菜KP]阿锅> 虽然也是匆匆一瞥,但是这少女长得确实标致,说不定更胜自己几分。
<川崎道格> “有人吗——有人需要帮忙吗?”
* 川崎道格 没有贸然进入庭院,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 氷室爱瑠 决定再确认一下门口的男人,并做好下一步躲开这些人翻窗进屋的准备。
<川崎道格> “我是路过的——月见里老爷,您家玻璃碎了!需要帮忙吗?那位小姐?”
* 川崎道格 看到刚才的少女在开门,对着她喊了一声。
<[菜KP]阿锅> 正在开门的少女并没有理会川崎的意思,显得有些焦急地,自顾自地开着门。冰室看到门口的男性只是站在那喊着话,暂时没有其他企图的样子。
* 氷室爱瑠 试图计算一下自己赶在他们之前到达楼上房间的可能性。
<[菜KP]阿锅> 虽然路线有些曲折,似乎稍微花点时间还是能赶在少女前从这里翻进二楼的窗子。
* 氷室爱瑠 准备翻上二楼。
<[菜KP]阿锅> 冰室→攀爬[40]

* 氷室爱瑠 进行攀爬判定: 1d100=72=72

<[菜KP]阿锅> 冰室试了试之后发现果然上楼的路线还是安排得有些不妥当,便又退了回来。
* 氷室爱瑠 再试一次。
<[菜KP]阿锅> 冰室→攀爬[40]

* 氷室爱瑠 进行攀爬判定: 1d100=20=20

<[菜KP]阿锅> 从上一次失败中吸取了经验的冰室修正了一下上楼路线,从墙的另一边翻进了二楼破开的窗子。
<[菜KP]阿锅> 翻进去的冰室发现此时房间已经空无一人。看装潢这里像是个书房,只不过没有角度的设计着实带给冰室一阵眩晕感。
<[菜KP]阿锅> 房间里所有角度都被抹去,全都是直线和圆角。虽然不知道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冰室感觉做这种设计的人一定有病。
* 氷室爱瑠 评估可以藏身的地方。
<[菜KP]阿锅> 房间里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大概只有书桌之下了。
* 氷室爱瑠 凝神听一下整个屋内的动静。
<[菜KP]阿锅> 冰室→聆听[50]

* 氷室爱瑠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72=72

<[菜KP]阿锅> 冰室听到似乎楼下有些大动静,似乎是男性在喘着粗气的声音。

<[菜KP]阿锅> ——视点转换——
<[菜KP]阿锅> 渡边还没从刚才的恐惧中恢复过来,瘫坐在沙发上,玄关那边似乎又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菜KP]阿锅> 眼前听到开门声的少女安顿好渡边后便打算前往玄关那边察看情况。
<渡边让> 喘息之后,渡边拽住少女的手臂,低吼道:“你到底是谁!”
<[菜KP]阿锅> 刚想动身前去玄关的少女被渡边拉住了手臂,听到渡边似乎带着怒意的质问,如此回答道。
<少女> “我…我是,天音啊,渡边先生以前的教授的女儿……天音啊…”
<[菜KP]阿锅> 渡边→人类学[1]/心理学[5](暗骰)

* 渡边让 进行人类学判定: 1d100=27=27

<[菜KP]阿锅> 渡边简直觉得眼前的少女莫名其妙,但是她似乎确实和月见里教授有什么渊源这一点是肯定的。
<渡边让> “不可能!教授刚才明明说……”
* 渡边让 逐渐恢复思考能力的渡边注意到少女被自己捏得泛白的手腕。
<渡边让> “抱、抱歉。我不是……”
* 渡边让 放开了少女。
<[菜KP]阿锅> 少女似乎显得十分沮丧,就这样呆在了原地。

<[菜KP]阿锅> ——视点转换——
* 川崎道格 见少女已经开门进去了,觉得有点自讨没趣,掏出手机发邮件给宫本老爷描述了一下门口的情况,并询问他报警的情况。
<[菜KP]阿锅> 很快,川崎收到了宫本那边报警的情况。
<[菜KP]阿锅> “姑且是和警察报警了,但是看起来警方不是特别上心的样子,说可能是调皮的小孩子打闹弄的。不过还是说会马上过来看看。”宫本这样回复到。
<川崎道格> “宫本老爷费心了,您早点回去吧,我按门铃看看,有人回应就帮帮忙,没有人的话我也先回了。记得给爱犬按时服药!”
* 川崎道格 寻找庭院入口附近的门铃。
<[菜KP]阿锅> 门铃就在庭院门口的门牌旁。
* 川崎道格 走过去按了三下门铃,随后在门口等待。
<[菜KP]阿锅> 因为房门还是开着的,所以川崎听到了房内传来的门铃声。

<[菜KP]阿锅> ——视点转换——
<[菜KP]阿锅> 在书房潜伏着的冰室听到楼下似乎有男性和少女的交谈声,其后又听到了三声门铃。
* 氷室爱瑠 从窗户翻出迅速轻声下楼,并翻到围墙外向正门绕去。

<[菜KP]阿锅> ——视点转换——
<[菜KP]阿锅> 开锁声之后接着的是开门声——有谁从玄关进来了。屋内的二人都听到了这声音,少女也转头朝玄关看去。
<[菜KP]阿锅> 从玄关处进来的,是和从今天下午就和渡边在一起的,自称是教授女儿的少女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菜KP]阿锅> 原本就在屋内的少女看到了来者之后,脸色渐渐地从刚才的沮丧变成了阴沉,似乎在小声的念叨着什么。
<[菜KP]阿锅> 渡边→聆听[69]

* 渡边让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78=78

<[菜KP]阿锅> 渡边没能听清楚少女的呢喃。
* 渡边让 狐疑地看着面前两个人。
<渡边让> “这又是什么把戏?我可没听说月见里教授的女儿是双胞胎。”
<[菜KP]阿锅> 而那渡边身旁的少女,或者说在刚才还能被称之为少女的生物,原本是右手形状的部分突然膨胀,鼓起,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字面意义上的肉块。下一个瞬间,那个肉块就已经猛地砸在了地上,把刚从玄关进来的少女砸成了一摊碎肉,没有留下任何足以辨别其原型的身体部分。
<[菜KP]阿锅> 故,渡边→SanCheck[39]

* 渡边让 进行判定: 1d100=29=29

<[菜KP]阿锅> 渡边→San减值-1D3

* 渡边让 进行判定: 1d3=3=3

<[菜KP]阿锅> 很快,少女手臂化为的肉块又变回了手臂的形状。
<[菜KP]阿锅> 而在庭院外的川崎和刚刚从窗户回到庭院的冰室都听到了楼下这巨大的响动。
<川崎道格> “哎哟喂,这动静……”川崎小声嘀咕。
* 川崎道格 听到的声音太过惊人,往庭院里试探性地走了几步。
<川崎道格> “有人吗——?需要帮忙吗——?”
* 氷室爱瑠 迅速翻出院子,跑步到正门。
* 渡边让 立即后退几步,拔枪对着面前的怪物。
* 川崎道格 对这一连串的巨大声响有些不安,在原地探头探脑。
<渡边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菜KP]阿锅> 少女面对渡边的咆哮,少女的表情十分的悲伤,依旧执着的声称自己就是月见里教授的女儿。
* 氷室爱瑠 手暗暗攥上苦无。
* 川崎道格 听到了室内男人的咆哮声,回忆起了S市的不详经历,有些害怕,想转身就走。
* 川崎道格 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少女。
<川崎道格> “……姑娘,你也听到了吧……?”
* 氷室爱瑠 点点头,示意继续看看里面状态。
<渡边让> 注意到门外有人声的渡边高喝:“里面发生凶案!马上离开!”

<川崎道格> “……有凶案……?”
* 川崎道格 川崎往后退到这个高个少女旁边,一起警惕地看着半开的房门。
* 氷室爱瑠 觉得川崎应该无害,稍微警戒着宅子的门口观察着。
<川崎道格> “这位小姐,你对这块区域熟悉吗……?”川崎小声对高个少女说,“我是外地来看病的医生,不知道这家人什么情况。”
<川崎道格> “不过我听当地人说,他们家只有个老教授和女儿,不知道刚才这位男性是谁。”
<氷室爱瑠> “我也不清楚,先看看怎么回事。”
* 川崎道格 点点头。
<川崎道格> “里面的先生说有凶案。我和客户刚才在咖啡厅,已经报了警……不过估计不知道有凶案……”
* 渡边让 抽空瞄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手背
<[菜KP]阿锅> 那个刻印一样的东西并没有消失的迹象。
<川崎道格> “……要不要再报个警呐?”
<氷室爱瑠> “报呗?”
* 川崎道格 打量了一下旁边高个少女的打扮。
* 氷室爱瑠 穿着比较普通的休闲服
* 氷室爱瑠 想确认里面会不会打起来。
* 渡边让 重新仔细审视着面前的怪物,尤其是刚才变形的右手部分,试图用自己学过的知识获得一点线索。
* 川崎道格 打了110,描述了一下发生和听到的事情。
<[菜KP]阿锅> 渡边→生物学[71]

* 渡边让 进行生物学判定: 1d100=36=36

<[菜KP]阿锅> 渡边觉着眼前这个少女断然不是人类。即使如此,她有人类的智能,人类的形体,唯一异常的大概就是那只右手吧。
<[菜KP]阿锅> 渡边→灵感[65]

* 渡边让 进行灵感判定: 1d100=16=16

<[菜KP]阿锅> 渡边突然想起自己数月之前似乎也见过类似的东西。不定的形体,却又强而有力,说不定甚至可以破坏钢筋水泥。永久透事件中,渡边的确是见过类似的东西。
<渡边让> “果然有一就有二吗。”渡边咬牙。
<渡边让> “那么说明一下你目前为止的行动,自称‘月见里天音’的小姐?”
* 渡边让 明知可能无用,渡边仍扬了扬枪口。
* 氷室爱瑠 想要尝试听到里面的谈话。
<[菜KP]阿锅> 冰室→聆听[50]

* 氷室爱瑠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35=35

<[菜KP]阿锅> 少女就这样顺势跌坐在沙发上,继续用悲伤的声音娓娓道来。
<少女> “因为回来之后找不到爸爸了…所以希望渡边先生能够帮忙找找……”
<少女> “明明一开始就和渡边先生说了啊……”
<渡边让> “从哪里‘回来’?”
<[菜KP]阿锅> “…。”少女撇过头去,似乎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渡边让> “刚才进来的是天音小姐本人吗?你为什么杀了她。”
* 川崎道格 结束了报警电话,也试图听清里面的对话。
<[菜KP]阿锅> 川崎→聆听[25]

* 川崎道格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63=63

<少女> “她只是个假货罢了。”
* 渡边让 忍不住冷笑出声
<渡边让> “意思是你才是正品?”
<渡边让> “我所知道的人类可不会刚才那种招数。”
<[菜KP]阿锅> 少女一时语塞,刚抬起的头又再次低了下去,一言不发。
<渡边让> “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少女> “因为渡边先生和父亲认识。”
<渡边让> “教授的得意门生可不止一个渡边让,还是说——你们已经找过了其他人,这种事已经做过不止一次。”
* 渡边让 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脸色越来越差
<少女> “……没有,我只找了渡边先生,因为照片…”
<[菜KP]阿锅> 少女又拿出那张揉皱的照片,不过没有展开来,就这样拽着。
<渡边让> “你不是月见里小姐,那么为什么自称教授的女儿,找教授的目的是什么。”
<[菜KP]阿锅> “……”少女不再说话。
* 渡边让 认为自己大概还有点作用,暂时不会被攻击的渡边索性就这样靠着墙坐了下来。短时间内的冲击已经让渡边感到有些疲惫。
<渡边让> “你寻求我的帮助,却一句实话都没有啊‘天音’小姐。”
* 川崎道格 虽然听不清里面的人说了什么,但能听到对话声渐低,似乎已经没有再在继续对话了。
<川崎道格> “那位先生,还有小姐,还有人吗……?有人需要帮助吗?我已经帮忙报警了!”
<渡边让> “听见了?你要怎么处理?连同外面的人一起灭口?”
* 氷室爱瑠 听到这里,提了几分警惕。
* 川崎道格 喊话结束后,听到室内又传来了低声交谈的声音,侧耳倾听。
<[菜KP]阿锅> 川崎→聆听[25]

* 川崎道格 进行聆听判定: 1d100=29=29

* 氷室爱瑠 伸手示意旁边的男人不要贸然露面。
* 川崎道格 意识到可能并不简单,感激地对高个少女点点头,顺从地往后退了半步。
<少女> “我只想找到爸爸……”少女抬起头来,此刻她已泪眼婆娑。“爸爸明明已经有我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制作那些假货呢……”
* 渡边让 虽然这怪物自称杀的是“假货”,渡边还是忍不住看向玄关的碎肉滩。
<[菜KP]阿锅> 渡边→生物学[71]

* 渡边让 进行生物学判定: 1d100=39=39

<[菜KP]阿锅> 玄关的碎肉已经完全没了人形,但是隐隐约约的,渡边还是能感觉到到那摊烂肉的一股怪异感——那摊碎肉仿佛还“活着”。
<渡边让> “所以,你是教授做出来的第一个作品,就像她们一样?”
<渡边让> “她们还有多少个?”
<[菜KP]阿锅> “不对!我就是天音!为什么你们都说我是假的!”渡边的话似乎戳到了她的痛点,她歇斯底里道,语气里夹杂着怒意。
* 氷室爱瑠 握紧苦无。
* 川崎道格 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意识到身边的高个少女动了动,有些茫然。
* 渡边让 看向天音的目光里掺了些怜悯
<渡边让> “还有谁这么说?”
<[菜KP]阿锅> 她似乎沉浸在了这股痛苦而愤怒的情绪里,没有回应渡边。
<[菜KP]阿锅> 然后,她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右手再次变形成了长条状的鞭子,虽然蛮横却又尽量轻柔的将渡边的手和身体捆了起来,没有给渡边反抗的机会。
<渡边让> “你又想做什么!”
* 渡边让 想起了什么。
<渡边让> “门口的人快走!”
* 川崎道格 听到里面的男人又一次高声质问和再次警告,本欲听话撤退,但身旁的高个少女突然义无反顾地往房子门口冲去,犹豫了片刻。
<少女> “渡边先生真的不愿意帮我吗。”
* 氷室爱瑠 冲到了门边。
<川崎道格> “等等……”
* 川崎道格 纠结了一下,也追着少女走到门口。
<氷室爱瑠> “别跟着,你应付不了”
* 氷室爱瑠 向男性喊了一声
<川崎道格> “啊……好吧……我,我在门口等你们。”
* 川崎道格 茫然无措之下,本能地相信高个少女没有恶意,听从了她的指令。
* 氷室爱瑠 进入房子,并对除了保护目标之外的另一个人扔出苦无。
<[菜KP]阿锅> 映入冲进门的冰室眼帘的是地上一滩鲜活的碎肉,有一个人分量那么大的血肉摊了一地。
<[菜KP]阿锅> 故,冰室→SanCheck[60]

* 氷室爱瑠 进行Sancheck判定: 1d100=72=72

<[菜KP]阿锅> 冰室→San减值:-1D6

* 氷室爱瑠 进行San减值判定: 1d6=1=1

<[菜KP]阿锅> 冰室→投掷[75]
* 氷室爱瑠 进行投掷判定: 1d100=74=74

<[菜KP]阿锅> 少女没有注意到突如其来的投掷物,被其直直的刺上了,但看起来却没有对少女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而冰室的存在被少女注意到了。面对有着敌意的来者,少女也摆出了准备战斗的架势。

<[菜KP]阿锅> ——战斗轮——
<[菜KP]阿锅> 敏捷排序:冰室14→少女11→渡边7
<[菜KP]阿锅> ——冰室
<[菜KP]阿锅> 川崎因为已经来到了房子的门边,之后屋内的对话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氷室爱瑠> “这都没事?麻烦了啊…”
* 氷室爱瑠 开口试图跟怪物少女交流。
<氷室爱瑠> “放开他,我可以试着帮你。”
<[菜KP]阿锅> “你要我相信一个攻击我的人吗。”少女盯着冰室回应道。
* 渡边让 挣扎了两下。
<氷室爱瑠> “你可以学学我,我在试着提出帮助一个正在伤害我保护对象的人。”
* 川崎道格 听着对话一头雾水。
<氷室爱瑠> “实话实说,这个男人说话太冲了,不过你现在能冷静下来,就还有的商量,还是说你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你想达到的目的?”
<少女> “……”
<氷室爱瑠> “如果真是这样,你也不用找这个男人吧。”
* 氷室爱瑠 随手指了下渡边让。
<少女> “抱歉。”
<[菜KP]阿锅> 少女松开了对渡边的束缚。
<川崎道格> “难道是感情纠纷导致的杀人事件……”
* 川崎道格 小声嘀咕。
* 氷室爱瑠 看到渡边让被放下,故意表示和平般解除了准备战斗的姿势。
* 渡边让 转头看了看闯进来的女孩子。
<渡边让> (保护对象?)
<[菜KP]阿锅> ——战斗轮终了——

* 川崎道格 实在是非常迷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川崎道格> “你们还需要……帮忙……吗?”
<氷室爱瑠> “渡边先生,您也是经过过类似事情的人,不如冷静下来听听这位「天音小姐」有什么要说的?”
<渡边让> “正是因为她什么都不肯说,我才无法冷静。”
<川崎道格> (这位高个小姐果然和里面的先生是认识的啊……)
<氷室爱瑠> “您肯定还没女朋友。”
<川崎道格> (看来他们都不简单,还发生了凶杀案……)
<渡边让> “我不需要。”
<川崎道格> (……还在说女朋友,果然是情杀吗?)
* 氷室爱瑠 摊摊手
<[菜KP]阿锅> 冰室现在才注意到少女原本应该是手的地方却不是手,而是某种细长的结构,像是鞭子一样。认识到这个少女可能并非人类的冰室。
<[菜KP]阿锅> 冰室→SanCheck[59]

* 氷室爱瑠 进行San判定: 1d100=60=60

<[菜KP]阿锅> 冰室→San减值-1D3

* 氷室爱瑠 进行San减值判定: 1d3=1=1

<渡边让> “你是什么人?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怪异事件爱好者吗?”
* 渡边让 感觉有些头疼
<川崎道格> (等下,他们不认识吗……?)
<氷室爱瑠> “靠北,我好歹是有执照的。有人要买你的命活着。”
<渡边让> “……那还真是多谢了。门口那个你认识?”
<氷室爱瑠> “不认识。至少我的经验来看是个一般群众。”
* 渡边让 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交际圈,对“保护”“买命”的可能人选一时毫无头绪。
* 川崎道格 感觉室内的对话自己完全无法插入。
<氷室爱瑠> “天音小姐,总之先说说你的事吧,以及你的目的或者说……你现在想做什么?”
<川崎道格> “我说……实在抱歉……我现在是不是出去比较好啊?”